【获奖者动态】《人民日报》专访娄永琪:让“设计+”赋能上海科创中心建设

发布时间:2022-06-27 00:00:00
今年2月,上海召开建设世界一流“设计之都”推进大会,同济大学校长陈杰等发表建设世界一流“设计之都”倡议。从世博会到杨浦滨江改造,近年来,同济人用设计手笔助力上海城市和社区有机更新、产业转型升级、生活品质提升和创新创业。自2013年起,同济大学打破围墙,持续推进与企业等共建扎根社区的创新实验室,数十位规划、设计、建筑专家,在上海10多个区担任“社区规划师”,让一处处老旧小区重新焕发青春活力。

在最近公布的QS(英国教育及留学机构)世界大学学科排名中,同济大学设计创意学院在“艺术与设计(Art and Design)”学科连续第五年领跑亚洲。作为创新设计教育和城市更新的积极实践者,同济大学副校长娄永琪曾担任设计创意学院院长9年,推动产生了世界设计大师改造“老破小”为网红住宅、阿斯顿马丁创新实验室进弄堂等多个成功案例。近日,娄永琪向记者讲述了他对设计、创意思维培养和上海设计之都建设等话题的理解。

“设计强,则制造强”,99元的工具包卖出300万套
“设计不是狭义的工艺美术设计,而是创新设计。”娄永琪开门见山。创新管理专家、米兰理工大学管理学院与设计学院教授罗伯托•维甘提在《第三种创新》一书中,将创新动力分成三种。第一种是技术推动的创新,第二种是市场拉动的创新,第三种是设计驱动的创新。纯粹的市场创新不会产生突破性创新,真正的突破性创新往往产生于技术推动和设计驱动的交集部分。
娄永琪说,创造力是一个国家软实力的体现。长期以来,我们一直把创新理解成科技创新,实际上,真正的突破性创新需要全民既有技术头脑,又有创意和设计头脑。中国要在设计发展上有更大的突破,关键在于把设计从美术界操心的事,变成全民的创新思维和能力的一部分,要像“互联网+”“人工智能+”一样,做大“设计+”的文章。
路甬祥院士做 “制造强国”战略研究时,考察了所有制造强国,发现科技强国都是设计强国。于是他问,到底是“制造强,所以设计强”,还是“设计强,所以制造强”?他倾向于是后者,因为只有全社会重视创造力,才是一流创新型国家的标志。从产业角度看,整个产业链首先是被设计出来的,设计不仅在这根链条上的每个局部产生作用,更成为跨学科、跨专业整合的思维模式。
2018年,时任同济大学设计创意学院工业设计专业主任的刘力丹老师,觉得中国家家户户都有螺丝刀、起子等工具,但这些工具粗制滥造,用两次就坏了。能不能通过工业设计和工艺设计让工具的品质大幅提升,同时通过供应链的设计控制价格?结果,她设计的第一款爆款工具包在某平台上以99元的价格卖了300万套,仅仅这个单品就卖了3亿多元。之后,她开始涉足电动工具,每款都成为全网销量第一的爆款。她创立的小猴科技只有30人,但去年实现了两亿元的营收。这就是一个设计师驱动公司创新的故事。设计师不应该局限于一手交图、一手交钱,而是要做品牌或公司的创始人和新产业的推动者,产生更多对未来生活方式颠覆性想象的商业模式。
娄永琪认为,上海提出建设“设计之都”正逢其时。人工智能正在全面赋能上海的产业升级、城市管理和生活方式,设计也一样,可以成为全面赋能的力量。上海希望通过培植“设计驱动型创新”,为全球科创中心建设增加一个全新的引擎。科技、设计和商业创新叠加,才能产生三倍级的创新力量,驱动新模式、新业态、新经济

“设计思维要从娃娃抓起”,设计师要想当独角兽创始人
同济大学设计创意学院成立于2009年,是全球第一个以“创意”命名的设计学院。学院倡导的设计,是能够驱动创新的设计,能对国家和世界的设计创新发展做出显著的理论和实践贡献。
娄永琪说,衡量一个学校是否优秀,不是看有多少毕业生出国留学,而是看能吸引多少全球最优秀的师生来任教和学习。同济大学设计创意学院非常国际化,34%的教师和30%的研究生都是外籍人士,有40%的教师不是设计专业出身,是跨学科而来。
众所周知,大师、顶尖设计师很难培养,从教育学角度看,好的教育和管理都是最大限度地去发挥人的潜能和善意。从这个意义上来说,比培养大师更重要的,是怎么让每个学生都能沐浴在设计和创意的光辉中养成自己。娄永琪说,我希望学生毕业后能有尽可能宽广的职业生涯,有人设计房子,有人设计家具,有人去大学教书,有人去政府部门,有人创办公司——从科技企业到糕点烘焙,只要用设计创意思维去寻找问题和解决策略,就会改变一个领域,为社会发展做贡献。我特别鼓励大家去学校做创新教育、用设计思维去影响公司和政府部门,因为教育、经济、行政这些“组织化”领域的创新改变,对社会的影响是最大的。
娄永琪说,从大学开始培养创意思维太晚了,创造力要从娃娃抓起。我觉得设计创意学院的生源还不够好,这个不好不是指考分不够高,艺考分数高不等于有创造力,可能只是会画画。
同济黄浦设计创意中学
微信图片_20220627101318.jpg
2020年上海青少年创意设计院正式揭牌
面向青少年的创新设计课堂
2016年,同济大学和黄浦区教育局合作创办了同济黄浦设计创意中学,这个学校不是培养设计师,而是培养学生的创新精神和设计思维。学校课程设置60%是语数外化学物理等基础科目,还有40%课程是基于问题的,让学生思考一些诸如气候变化、人工智能等的大问题,把学科的知识点融入进去。

“把大学实验室开进弄堂”,垃圾站变身网红打卡点
对大学来讲,实验室是很重要的育人环境,而同济设计创意学院有60%的空间在学校周边的社区和弄堂里,比如麻省理工联合实验室、阿斯顿马丁实验室和NICE 2035等。让大学的知识溢出,就近在社区实现转化,在社区变为城市创新的源头同时,培养“顶天立地”的创新型人才。

由垃圾站改建而成的同济大学-麻省理工学院上海城市科学实验室
娄永琪说,四平路老旧小区里,楼上晒着衣服,楼下是阿斯顿马丁的创新实验室,这是它在英国本土以外的第一个创意实验室。麻省理工联合实验室原来是一个有纠纷的垃圾回收站,街道把这块地方给我们,现在变成了高大上的黑科技实验室。很多在实验室产生的想法,在社区试错后得到大家的支持,弄堂变成教师创新创业的延展平台。值得关注的是,这里创造了很多就业岗位,很多海外留学归国的白领现在跑到弄堂上班了,这既改变了社区的面貌,也改变了人口结构。
微信图片_20220627101328.png
四平路1028弄及赤峰路NICE2035未来生活原型街项目